<output id="nuqgo"><i id="nuqgo"></i></output>
    1. <li id="nuqgo"></li>

      <source id="nuqgo"><option id="nuqgo"></option></source>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最高檢案管辦負責人就2022年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主要辦案數據答記者問

        Law-lib.com  2022-7-20 16:06:56  正義網


          2022年已經走過一半,在當前國際環境更趨復雜和國內疫情沖擊明顯,經濟新的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的背景下,檢察機關的辦案質量有哪些變化,辦案數據反映出什么樣的經濟社會治安狀況,有什么新的特點?最高人民檢察院于7月20日向社會發布2022年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主要辦案數據,最高檢案件管理辦公室負責人結合發布的辦案數據,就有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記者:今年是檢察機關的“質量建設年”,從半年的業務數據上看,“四大檢察”辦案質量有什么變化?

          案管辦負責人:2022年是檢察工作“質量建設年”,全國檢察機關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積極依法能動履職,優化司法資源配置、創新司法辦案方式、提升司法辦案質效,推動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工作全面協調充分發展。

          (一)堅決貫徹寬嚴相濟和少捕慎訴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刑事檢察辦案質量持續向好。檢察機關全面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充分考慮具體個案的特殊情況和社會公眾的心理感受,依法當寬則寬、該嚴則嚴。嚴厲打擊危害國家政治安全、社會穩定和人民群眾安全感的各類犯罪,2022年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各類犯罪嫌疑人22.2萬人,提起公訴68.1萬人,起訴搶劫、綁架等嚴重暴力犯罪2.5萬人,同比下降2.9%。統籌落實少捕慎訴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89.9%。同時,各地積極開展羈押必要性審查專項活動,訴前羈押率32.7%,同比減少12.7個百分點。同期,不批準逮捕13.9萬人,不捕率39.2%,同比增加10.8個百分點。捕后不訴和無罪判決率同比減少0.4個百分點,不捕復議復核提出率及改變率分別減少0.6個、3.4個百分點,逮捕案件質量持續向好。不起訴20.9萬人,不訴率23.5%,同比增加9.1個百分點,不訴復議復核提出率及改變率分別減少0.5個、4.6個百分點,不起訴質量不斷提升。對提起公訴案件,撤回起訴和無罪判決率同比減少0.1個百分點,起訴案件質量穩步上升。

          (二)積極開展大數據監督,民事檢察精準化引領工作創新發展。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受理民事生效裁判、調解書監督案件3.6萬件,部分地區運用大數據、“一案多查”等方法,主動發現案件線索,如重慶市檢察院通過大數據分析發現干某某民間借貸系列案件存在異常,發現50余件民事裁判案件監督線索,同時將涉嫌虛假訴訟罪的犯罪線索移送刑事檢察部門,并監督公安機關立案。同期,對于審結的案件,提出抗訴2023件,提出再審檢察建議4179件,民事抗訴改變率為90.9%,同比增加6.7個百分點,監督精準性不斷提升。對于辦理的民事審判活動監督案件,提出檢察建議2.3萬件,檢察建議采納率同比增加13.7個百分點,監督質量明顯提高。

          (三)堅決落實以“我管”促“都管”的理念,行政檢察辦案規模、成效進一步擴大。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對行政生效裁判提出抗訴88件,再審檢察建議139件,行政抗訴意見改變率、再審檢察建議采納率分別增加8.1個、20.5個百分點。同時,對行政審判活動和行政執行活動違法監督案件受理數和提出檢察建議數均成倍上升,檢察建議采納率同比分別增加17.8個、18.9個百分點。持續抓實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工作,推動矛盾糾紛源頭化解。共化解行政爭議5345件,向行政機關發出社會治理類檢察建議6188件。

          (四)積極穩妥推進公益保護,聚焦關鍵領域發揮公益訴訟監督效能。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立案辦理公益訴訟案件10.7萬件,提出訴前檢察建議7.1萬件,提起訴訟4801件,訴前整改率、法院裁判支持率均接近100%。同時深入開展“公益訴訟守護美好生活”“為民辦實事 破解老大難”公益訴訟專項監督活動,在今年“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發布了一批食品藥品公益訴訟典型案例,發揮好典型案例的示范引領宣傳作用。共立案辦理食品藥品安全領域公益訴訟案件1.6萬件,把“為民辦實事 破解老大難”的承諾和職責使命落到實處。積極守護群眾身邊安全,依法履行安全生產領域公益訴訟檢察職能,推動安全生產事故源頭治理,共辦理安全生產領域公益訴訟案件4329件,對群眾反映突出的危化品領域、建筑施工領域、交通運輸領域、電梯等常見特種設備領域加大辦案力度,能動履職、因事制宜開展專項監督活動,促進及時消除隱患。

          記者:當前疫情形勢依然嚴峻復雜,社會各界對涉疫犯罪高度關注。涉疫犯罪當前有什么新變化?檢察機關的履職方式有什么特點?

          案管辦負責人:2022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在全國多地散發,尤其是上海、吉林、北京等地疫情備受社會關注。檢察機關快速應對涉疫犯罪新形勢,在依法懲治涉疫犯罪的同時,積極參與社會綜合治理,與公安部聯合發布了涉疫典型案例,取得良好社會效果。

          (一)涉疫類案件罪名發生較大變化,走私、偷越國(邊)境、妨害傳染病防治類犯罪人數較多并且上升較快。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起訴涉疫犯罪708件1316人。起訴人數較多的罪名有: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物品罪和偷越國(邊)境罪、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非法狩獵罪、詐騙罪、運送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可以看出,疫情犯罪已經由原來以破壞市場經濟秩序和詐騙犯罪為主,轉向現在的以妨害國(邊)境管理和部分核酸檢測機構違反防疫規定的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為主。從地區看,起訴人數較多的地區有:廣東、廣西、福建、云南、河南、浙江等,而邊境省份,罪名主要以妨害國(邊)境管理犯罪和走私犯罪為主。

          (二)檢察機關積極應對涉疫犯罪新變化,快速查辦相關案件。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對于嚴重妨害疫情防控秩序,嚴重危及人民群眾生命健康案件的違法犯罪行為,堅決依法快速懲治。特別是快速辦理了一批有重大社會影響的案件,如江蘇毛某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案(毛老太案),南京祿口機場案,福建曾某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案,四川南充李某、王某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案,北京樸石醫學檢驗實驗室有限公司及周某某、武某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等3起涉核酸檢測案,為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提供檢察保障。

          (三)堅持依法抗疫,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強調,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越要堅持依法防控。在涉疫刑事案件辦理中,檢察機關深入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總體上堅持依法從嚴打擊,有力震懾犯罪、維護防控秩序,同時積極適應新時代人民群眾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等更高要求,堅決落實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從正反兩方面進行宣傳引導,體現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的理性和溫度。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辦理的涉疫案件中,依法不批捕168件375人,不起訴281件472人。

          (四)深入踐行“一個案例勝過一打文件”,突出發揮典型案例的指導、教育、警示、引領作用。根據2022年涉疫犯罪的新變化、新態勢,最高檢單獨或與公安部聯合發布3批16個典型案例。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最高檢共發布了18批95個典型案例,最新一批為今年6月5日,聯合公安部發布了4起破壞疫情防控民生、物資保障,擾亂市場經濟秩序,試圖發“疫情財”的典型案例,這當中有的為牟取私利,未經注冊商標人許可,生產、銷售防護服、抗原快速檢測劑等防控物資,不僅侵犯了他人注冊商標權,而且容易給疫情防控帶來風險隱患;有的在疫情期間囤積食品哄抬物價嚴重擾亂市場秩序;有的在區域管控的情況下,利用社區團購這一新型網購方式和特殊時期人們迫切購買物資的心理,假借“社區團購”實施詐騙。通過發布典型案例,既指導各地檢察機關正確辦案,積極引導、促進政法機關在法律適用、政策把握上統一認識和尺度,又對潛在犯罪形成震懾,同時推動人民群眾進一步提高對涉疫犯罪的認識、警惕、防范,引導全社會依法防疫、戰疫。

          記者:一直以來,檢察機關高度重視民營經濟平等保護,檢察機關在這方面有什么重點舉措?

          案管辦負責人:疫情多點散發,經濟承壓,更需以法治穩企業穩預期、保就業、保民生。今年上半年,檢察機關全面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充分發揮檢察職能優勢,全面推開企業合規改革試點,更好推動企業依法守規經營,服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一)全面推開企業合規改革試點,打造更優營商環境。2020年3月開始,最高檢在部分地方開展企業合規改革試點,2022年4月2日,涉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在全國檢察機關全面推開。數據表明,2020年之前單位犯罪案件數量整體呈遞增趨勢,2021年單位犯罪起訴數明顯下降,這一變化表明,2021年3月以來檢察機關擴大涉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探索合規不起訴制度,成效初顯。截至2022年6月,全國檢察機關已辦理合規案件2382件,其中適用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案件1584件,各地檢察機關在辦理合規案件中,堅持與第三方機制相互融通,對整改合規的606家企業、1159人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取得了良好成效。

          (二)采取更加審慎的態度,對民營企業保護力度不斷加大。2017至2021年,檢察機關辦理的單位犯罪案件共涉及單位3.9萬個,其中,涉及非國有公司企事業單位3.2萬個,占比81.8%。對單位犯罪案件涉及的單位及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共決定不起訴1.6萬人、不起訴單位7527個。單位犯罪不起訴的適用,為推進企業合規建設、落實民營企業平等保護提供了前提和路徑。

          (三)發揮民事、行政、公益訴訟檢察的作用,對民營企業的保護舉措更加多元。強化民事、行政檢察監督,對影響非公經濟發展的民事、行政生效裁判提出抗訴和再審檢察建議726件;對影響非公經濟發展的民事、行政審判、執行活動提出檢察建議1426件。行政檢察發揮“一手托兩家”的獨特監督優勢,發布了行政檢察“與民同行”系列典型案例,助推市場監管優化營商環境。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共起訴知識產權犯罪5830人;受理知識產權類民事行政監督案件165件。依托公益訴訟檢察職能,支持配合人社部門開展超時加班集中排查整治,穩妥探索開展勞動者工時和休息休假權益保障公益訴訟,推動形成勞動者權益保障監督合力,不斷增強市場活力。

          記者:今年4月,全國開展為期半年的打擊整治養老詐騙專項行動,請介紹一下這類犯罪案件有什么特點。

          案管辦負責人:開展打擊整治養老詐騙專項行動,是貫徹落實中央關于新時代老齡工作部署要求的具體行動,是維護老年人合法權益的重要舉措,事關千家萬戶。檢察機關積極部署專項行動,加大打擊力度,用檢察履職守護養老“錢袋子”。案件呈現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個突出特點,犯罪場景網絡化。大數據時代,各類犯罪逐步與互聯網高度融合,由線下向線上發展,養老詐騙類犯罪也不例外,犯罪嫌疑人往往通過電話、微信、網絡、移動支付等方式詐騙老年人的財產。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起訴涉養老詐騙犯罪767件1863人,其中以養老產業為名實施犯罪的827人,其他涉養老詐騙1036人。浙江檢察機關借力數字化改革,開發線上數字化辦案應用模塊,通過梳理養老領域存在的管理漏洞和風險隱患,總結提煉養老詐騙犯罪的關鍵數據要素,提升大數據在養老詐騙犯罪個案監督線索挖掘、篩查和深化類案監督方面的積極作用。

          第二個突出特點,犯罪手段多樣化。近年來,養老詐騙犯罪手段層出不窮、花樣不斷翻新。犯罪手段呈現三個特征,一是詐騙名目上的迷惑性,通常以投資“養老項目”、代辦“養老保險”、開展“養老幫扶”等為名,騙取老年人財物,以提供“養老服務”名義掩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目的,還以向老年人介紹當前養老現狀、國家的扶持政策等,不斷對老年人進行誘導;二是物質上的誘惑性,在詐騙過程中,犯罪分子往往用送雞蛋、杯子等“小恩小惠”讓很多老年人放下戒心,先嘗甜頭后入陷阱,落入了騙子們“放長線釣大魚”的圈套,以支付高利息、辦卡享受補貼額度、入住養老公寓享受優惠等方式,吸引老年人投資,達到非法集資等犯罪目的;三是詐騙對象的精準化,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黑色產業助推養老詐騙犯罪的問題日漸凸顯,犯罪嫌疑人往往根據搜集到的個人信息,通過不定期打電話、上門拜訪等方式精準選擇老年人,利用信息優勢進行誤導。1至6月,起訴的養老詐騙犯罪中,提供“養老服務”為名的有475人,投資“養老項目”的336人,銷售“養老產品”的210人,宣稱“以房養老”和代辦“養老保險”、開展“養老幫扶”的140人。

          第三個突出特點,受害對象涉眾化。從全國檢察機關起訴罪名來看,養老詐騙類型主要集中在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三類犯罪,三類犯罪占全部養老詐騙罪名的94.4%。而此類犯罪往往受害群體眾多,具有涉眾型經濟犯罪的明顯特征。養老領域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往往針對的是不特定的老年群體。隨老年人生活水平不斷改善,加上老年人收入穩定,支出項目相對較少,可支配收入相對較多,跟風投資的情況普遍存在。

          為此,最高檢積極部署投入專項行動,2022年5月23日,最高檢以電視電話會議形式召開全國檢察機關打擊整治養老詐騙專項行動工作推進會,會議開至四級檢察院,將社會上出現的以各類養老產業為名實施的犯罪,主要包括提供“養老服務”、投資“養老項目”、銷售“養老產品”、宣稱“以房養老”、代辦“養老保險”、開展“養老幫扶”等等作為打擊重點。最高檢在組織各級檢察機關摸排在辦案件的基礎上,加大專項督導力度,對10起重大養老詐騙案件掛牌督辦,組織地方檢察機關及時起訴一批在辦養老詐騙案件。

          同時,各地檢察機關結合辦案,主動協同行政主管機關開展整治規范工作,體現以“我管”促“都管”的責任擔當。如貴州省檢察院結合本地實際,出臺實施方案在全省部署開展為期一年的“檢察藍牽手夕陽紅”公益訴訟專項工作,作為貫徹落實全國打擊整治養老詐騙專項行動的一項重要措施;浙江檢察機關針對案件中反映的針對老年人群體的電信網絡詐騙高發、頻發情況,系統梳理了三年來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基本情況、主要特征、問題成因,提出源頭治理的意見建議,制發《檢察白皮書》,聯合公安機關、電信網絡公司等共同筑牢反詐防線;江蘇檢察機關針對案件辦理中發現的文化市場中的問題,向當地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制發了《檢察建議書》,建議加強市場監管,對文化市場及相關市場存在的欺騙性營銷進行專項整治,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

          記者:近段時間以來,一些地方尋釁滋事等社會治安案件引發社會關注,檢察機關在維護社會治安、掃黑除惡常態化方面還有什么新舉措?

          案管辦負責人: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但常態化掃黑除惡永遠在路上。當前有的地方涉黑惡犯罪還時有發生;有的地方黑惡勢力隱藏蟄伏,逃避打擊;有的行業領域整治還未到位,黑惡勢力滋生的土壤還未完全鏟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有組織犯罪法》今年5月1日開始實施,檢察機關秉持“是黑惡犯罪一個不放過、不是黑惡犯罪一個不湊數”原則,持續常態化推進掃黑除惡斗爭,努力營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一)加大督導、指導工作力度,依法嚴懲黑惡犯罪。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起訴涉黑惡犯罪1113件5738人,起訴黑惡勢力“保護傘”130人,對涉黑惡案件提前介入721件,占案件受理數的42.5%,同比增加8.9個百分點。最高檢加強對重大疑難復雜黑惡案件督辦指導,將黑龍江省劉文革等人涉黑案等15件具有重大影響的涉黑涉惡案件列為督辦案件,推動辦好“釘子案”“骨頭案”。同時跟蹤指導一批社會關注度高的涉黑惡犯罪案件,及時回應社會關切,維護社會大局穩定。

          (二)聚焦重點行業、重點領域,集中整治涉黑惡犯罪,推進行業治理。去年以來,全國檢察機關加強與監察機關、公安機關、審判機關配合制約,結合新舊四大行業整治,追捕“漏網之魚”、整治“沙霸”“礦霸”等自然資源領域黑惡犯罪、涉網絡黑惡犯罪等,集中查處一批社會影響惡劣的涉黑涉惡大要案。2021年至2022年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捕涉四大行業領域黑惡勢力犯罪案件971件2153人。辦理涉黑涉惡案件過程中發出行業治理檢察建議1076件,整改954件,整改率88.7%。

          (三)聚焦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危害社會治安犯罪,維護社會穩定民眾安寧。重拳打擊各類突出違法犯罪活動,有效凈化社會治安環境,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共起訴尋釁滋事罪17208人,聚眾斗毆罪6887人。同期,積極配合公安部開展的打擊拐賣婦女兒童專項行動,堅決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起訴拐賣婦女、兒童罪403人。

          (四)積極跟進做好刑滿釋放人員工作,讓其更好融入社會防止再犯罪。考慮到在2020年底結束的三年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因系從犯、脅從犯等被判處輕刑的服刑人員將陸續刑滿釋放,從2022年起,檢察機關積極部署涉黑惡人員刑滿釋放的安置幫扶工作,一方面監督做好刑釋人員安置幫教工作,做實社區矯正執行監督,協調有關部門創造就業機會,持續開展社會救助和跟蹤教育幫扶,幫助刑滿釋放人員及時回歸社會;另一方面防范刑滿釋放人員再犯罪,最高檢指導各地探索建立本地區黑惡犯罪刑釋人員檔案資料庫,在日常線索梳理和案件辦理中,注意對照核實審查,有效防范、制止相關人員和組織“死灰復燃”“東山再起”。

          記者: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兩法”已實施一周年,檢察機關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有什么新舉措?

          案管辦負責人: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檢察履職貫穿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全過程,在未成年人保護大格局中肩負重要使命。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兩法”實施以來,檢察機關充分發揮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訴訟“四大檢察”職能作用,主動融入其他“五大保護”,推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取得新進展。

          (一)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更加注重對未成年人的特殊保護。1至6月,全國檢察機關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不批捕12223人,附條件不起訴11632人,不起訴16458人。對不批捕、不起訴、被判處刑罰、未達刑事責任年齡不受刑事處罰人員等開展特殊預防3156次,這些數據的同比都有較大上升,說明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在具體辦案中得到充分踐行。

          (二)積極履職融入其他“五大保護”,努力實現“1+5>6”。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確立了家庭、學校、社會、網絡、政府、司法“六位一體”未成年人保護大格局。在家庭保護方面,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的重要論述,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會同全國婦聯、中國關工委出臺全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意見,在全國檢察機關推廣“督促監護令”。2022年上半年,受理撤銷監護權案件203件,支持個人起訴70件,支持單位起訴57件,撤銷監護權104件,有效監督“甩手家長”履職管教、依法帶娃。在學校保護方面,參與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開展校園安全專項整頓工作,以監督落實“一號檢察建議”為牽引,協助教育部推進學校建立完善預防性侵害、性騷擾、防控學生欺凌等工作機制。圍繞校園預防性侵制度機制建設、宿舍管理、校園周邊環境等,通過開展專項排查、督導檢察、情況通報的方式,持續助推校園安全建設。多地檢察機關針對校內外人員勾結欺凌在校學生較為突出的問題,督促公安、工商、交通及文化執法等有關部門,集中清理校園周邊存在閑散人員聚集的網吧、游戲廳等場所,維護校園周邊治安秩序。上半年共起訴涉及校園暴力犯罪案件165件343人。在社會保護方面,組織開展“檢愛同行 共護未來”未成年人保護法律監督專項行動,積極推動解決旅館、賓館、酒店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高發等問題。最高檢建立強制報告“每案必查”機制,對未履行強制報告義務的推動相關部門追責,并制發強制報告追責典型案例。幫助未成年人回歸社會1340人,同比上升51.8%。在網絡保護方面,2022年上半年起訴利用電信網絡侵害未成年人犯罪642人,積極辦理網絡保護和個人信息權益保護公益訴訟案件。印發未成年人個人信息保護檢察監督典型案事例,充分發揮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優勢,積極主動履職,采取有力措施,促進健全未成年人個人信息保護機制建設,維護未成年人隱私權和個人信息等各項合法權益,護航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在政府保護方面,主動加強與行政部門和全國婦聯、團中央、中國關工委等群團組織的溝通協調,加強線索發現、關愛救助、社會支持等方面協作,共同打通未成年人保護“最后一公里”。1至6月,共發放救助金額1300余萬元,幫助重返學校1104人,提供臨時照料790人。

          (三)加大未成年人法治宣傳,出版發行《未成年人保護法律全書》。為促進未成年人法治觀念塑造和自護意識養成,系好人生的第一粒“法治扣子”,最高檢組織編寫了《未成年人保護法律全書》(下稱《全書》)已于5月出版發行。近年來,檢察機關始終把開展未成年人法治教育作為“主責主業”之一,全國3.9萬余名檢察官在7.7萬余所學校擔任法治副校長。《全書》既是檢察機關依法能動履職、落實“法治教育從娃娃抓起”的真實寫照,又是以未成年人檢察司法保護為引線、融通“六大保護”的生動實踐。


        日期:2022-7-20 16:06:56 | 關閉 |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原版真实强迫直喊疼在线